年少輕狂的青春

猶然記得那年的孟浪輕狂,以為世界不過就是自己想像的模樣,那時夢想著背著吉他去流浪,做個街頭歌手,彈唱、賺錢,周遊世界實德金融好唔好,一切都是美好的嚮往。

依然記得那年不折的倔強,背把吉他決然離開家決絕的模樣, 不顧母親不斷的勸說,惹的父親賭氣似的說,別管他,讓他出去闖闖 YouFind升华在线,就知道後悔了。

仍然記得臨走那天,母親往手中塞著各色的行李用品,父親偷偷塞入行李箱的銀行卡,懵懂卻自認為可以獨立的少年,拉過行李,帶著父母的牽掛,去了南方—-湛江,在火車站問了去南方馬上能走的車中選了這個,只因為名字比較好聽 銀屑護關會

至於為何去南方,只是覺得比較溫暖,就是露宿街頭也不會冷,卻不曾想過這次的旅途銘刻在記憶像石子一樣堅硬。

去了南方才發現事情遠遠不是想像的那樣,初到南方,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晚上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擺開架勢開始彈唱,卻忽然發現緊張的手腳都不知道怎麼放,更別提唱歌了,只得灰溜溜沮喪的回到住的地方。

連續幾天出現同樣的狀況,手內的錢也很快告罄,眼看著吃住都將成為最大的問題,最後沒辦法只能只彈不唱,找到各種學校門口彈琴,大概學生最有愛,才稍微能勉強餬口。

有天晚上轉到一家藝術學校門口,等彈完吉他,抬起頭發現對面有個女孩前面放著個畫板在作畫,緊身的牛仔,白色的短袖,外加扎鞭起的馬尾,一副幹練的模樣,剛想抬嘴說話,「別動,謝謝!」就看見對面的女孩燦爛的笑著對我說,哎!被當免費模特了。

老師讓我們畫人物素描,實在找不到人當模特,就你了,如果不行的話就說,不過還是謝謝你。

沒關係!我只能這樣說。

靜靜的看著她畫完,遞過來的畫板,街燈下一個半倚著牆的少年在彈著吉他,倒是有幾分相像。

好看吧!不過不能給你,這個得交給老師,等哪天有空了畫幅送給你吧!來感謝你做我的模特,嘻嘻!」女孩樂呵呵的說道。

喏,這是我的聯繫方式,我叫小喵,有事先走了,拜拜!

女孩刷刷在紙上寫了一串號碼遞給我,然後飛速的跑回學校,看著馬尾辮一晃一晃的消失在視線中,我摸了摸鼻翼,也轉身離開,一陣莫名。

秋天過半,天氣越來越冷,雖然南方的天沒有北方那麼冷的讓人無可辯駁,但還是能最低到個七八度的狀態,特別是晚上夜色可真是清冽若水,如針尖一樣侵入毛孔直至骨髓,老在學校門口這個策略漸漸失效,每天賺的錢恰恰只夠吃飯,有多少次拿出父親給的卡準備取錢,有多少次深夜躲在牆角看著天空中的明月差點垂淚而下,有多少次呆坐在海邊一發呆就是一天,有多少次看著水中倒影的自己發現蒼老了有十年,有多少次…………幾乎一度差點崩潰。

又是一天夜起,忽然發現很害怕天黑,獨自一人踽踽獨行著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始終不知道要在哪落腳,琴還是要彈的,要不然每天的飯都沒得吃了,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又走到了第一次的那所學校,木然的坐在路燈下,靜靜的彈著。

哎!是你呀!怎麼成這樣了,這段時間比較忙。不知彈了多久,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竄入耳朵,抬頭看著那熟悉的笑臉,心中莫名有陣溫暖。

呵呵!一言難盡呀!勉強湊出幾分笑容,喃喃的說,天知道那笑有多麼的掩飾。

你看你,自己也不收拾下,小喵拿著個鏡子過來。

看著鏡中的人,一瞬間愣住了,這還是當初意氣風發的我嗎?留長的頭髮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,一撮撮的黏在一起,臉色慘白無光,身上的衣服也顯得皺巴巴的。

回應已關閉。